www.6163366.com-缅甸新百威-17587102888

时尚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成都:中国时尚又一城

成都:中国时尚又一城

1

  由艺术家劳伦斯·阿金特创作的悬挂在 IFS 楼外的大熊猫装置

  提到成都,人们往往会谈论它的闲散、它的富饶、它的美食传统,还有……大熊猫。作为一座本土文化根深蒂固的城市,它没有对外的侵略性气势,也不像沿海城市那样瞬息万变。多年以来,它以温和、休闲、缱绻的内陆宜居城市著称,却与时髦扯不上关系。

  但是,情况从今年开始突然扭转。

  年初,由香港九龙仓集团投资的成都国际金融中心(IFS)正式投入营业,选址成都最繁华的商业区春熙路商圈。其所在的红星路三段起始,又是该商圈内一个显要的位置。

  IFS 总投资逾 160 亿元,引入了包括 Louis Vuitton、Chanel、Dior、Prada、Bulgari、Balenciaga、Valentino、Paul Smith 等一系列奢侈品牌。对大众来说,IFS 的开业留下了更直观的图像标记——悬挂在商场楼外的“熊猫屁股”——由艺术家劳伦斯·阿金特(Lawrence Argent)创作的户外大熊猫装置 “I Am Here”。山本耀司、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巴黎精品店Colette的萨拉·安德曼(Sarah Andelman)等一众在时尚产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也都以创作熊猫雕塑小像的方式,为 IFS 送上了祝福。所有这些举动,表达出了全世界潮流品牌对成都的好感。

  3 月,买手制精品百货连卡佛在 IFS 开张,投下了另一颗重磅炸弹。连卡佛官方表示,成都 GDP 增长迅速,外资投资环境良好,在科技与文化上具有双重动力,连卡佛希望把品牌所倡导的生活方式带入这个全中国增长最快的奢侈品市场。

2

  路易威登成都 IFS 店铺内的旅行区域

  二十年目睹之成都时尚

  在很多人看来,IFS 的开幕代表着成都的奢侈品消费在今年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但在本地人眼中却不尽然。

  肆合是一间在成都本土有影响力的华人设计师品牌集成店,由四个热爱独立文化的成都年轻人合作经营,Will 是他们中的一个。他的观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认为,成都时尚是一步步稳扎稳打、循序渐进的,今年的所谓“井喷”,有它的规律和前兆。比如早在 2012 年,一份由《福布斯》发布的榜单就显示,成都的奢侈品消费额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居全国第三。

3

  在很多人看来,IFS 的开幕代表着成都的奢侈品消费在今年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

  对于成都时尚的一步步发展,服装设计师孙瑞看得更久,也更明白。孙瑞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1989 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时装设计系,随后去中国香港、荷兰、法国等地游学工作,1994 年,孙瑞回到成都,开展时装定制业务。今年,她的工作室成立恰好满 20 年。

  孙瑞跟我们讲述了二十年前的成都。上世纪 80 年代末、90 年代初,街上播着崔健的歌,人们读着王小波、王朔的书,某种活跃的、亢奋的、批判的气氛在城市里炸裂、弥漫开。一些年轻人想要在穿着打扮上追求人无我有,于是,在当时的成都就诞生了这么一条街:“做衣服”的街。“就在陕西街和文殊院附近,有的人有了求新意识,创作意识,他们在那边租下店铺,找个裁缝,做起了‘设计’。”孙瑞说,“这些店铺的定义是非常模糊的,既不是设计师工作室,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裁缝铺子,但是,设计意识的的确确萌芽了。”

  不久后,市中心的后子门一块儿,聚集了很多外贸服装的商人——开个小店,做起生意,他们与陕西街的定制店形成竞争。

  到了 1990 年代中期,第一批外资或台资零售百货——以太平洋百货和百盛为代表——开进了市中心一带,就是今日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商圈。成都人意识到了时装品牌的存在。零售企业的进驻,对成都时装业和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也造成了本土服装和外贸服装的“灭顶之灾”。随着春熙路的兴起,陕西街和后子门逐渐走向衰落。

  雷佳是“80 后”,从媒体人转型成公关,其经营的公关公司近年来承接了诸多奢侈品牌在成都的公关活动,与品牌和百货公司也打过不少交道。在雷佳的记忆中,日本西武百货和香港美美百货的进驻,是成都人的“奢侈品启蒙”。“尤其是开在西武的 Louis Vuitton,算是大多数成都人第一次在家乡接触到所谓的‘大牌’,生意好得不得了。”

  作家张朴是另一位在成都长大的“80 后”。专司时装、旅行和生活方式写作的他,对成都近年来的时髦之地了如指掌。“谈起当代被我们所认识的时尚,五年前,你都不会联想到成都,”张朴笃定地说,“成都是一个本土文化根深蒂固的地方,观念和生活方式都很本土化,老一辈人的生活方式就是喝茶、听川戏、吃火锅。如果要说时尚,五年前,普通人都会觉得这件事跟自己的生活离得太远了。”

  然而,就在短短的四五年间,时尚品牌的进驻变得更加迅速和密集。成都本土也诞生了肆合、Dressing For Fun 这样的独立设计师集成店。整座城市的时尚生态正在变得越发成熟。

  今天,当成都人谈到成都的时髦时,他们真正感到了自信和底气。“以 IFS 为中心,周边都很好逛,品牌集中,是购物的理想去处。”张朴说。孙瑞则见证了春熙路及其周边一带的繁荣:“科甲巷、红星路、香槟广场、第一城——这儿本来兴的是年轻人的街头文化。以前觉得这儿的年轻人都很潮,但穿戴的东西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什么昂贵货。”这个街区的妙处在于,其一,它位于城市中心地段,四通八达;其二,毗邻千年古刹大慈寺,文化气息浓厚,改造也很合理,现代建筑与古建筑交相辉映,别具特色;加之年轻的时髦男女爱在此扎堆儿,很快便积累了活力与人气,像是肆合、Dressing For Fun、团团精品等有影响力的买手店也都开在这一带。雷佳还透露,今年 9 月,备受期待的远洋太古里将在这里开幕,与 IFS 相隔仅一步之遥。

4

  买手制精品百货连卡佛在 IFS 开张,给成都投下了另一颗重磅炸弹

  在 IFS 开业之前,追求品牌和品质的,有消费实力的人更喜欢去相隔不远的红照壁一带。那儿有美美百货和仁恒置地广场,聚集了 Louis Vuitton、Burberry、Hermes 等品牌。但 IFS 好像有抢去它们风头的架势。“那儿的街区气氛太好了,有年轻人的时髦,有大慈寺的古韵,还有纱帽街这样的餐饮聚集区,人文元素更为丰富。”孙瑞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