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163366.com-缅甸新百威-17587102888

综艺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综艺 >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本文图片 天津日报

新冠肺炎疫情给国内综艺行业带来了巨大挑战,一时间出现了库存告急、节目断档的窘境。新近出现的“云录制”模式似乎成为破解这一难题的有效途径,为国内综艺节目的制作开辟出了一条新路,“云综艺”随之应运而生。这些“云录制”的节目给观众带来新奇感和满足感的同时,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凝心聚力。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临时上档温暖人心
明星读信节目《见字如面》在这个春节原本计划上线自己的第五季新节目,疫情突然袭来,作为节目总导演的关正文立刻觉得原先录制的节目“不合时宜”,需要加以改变。“我们和腾讯的工作人员共同决定暂缓上线,投入特别制作。我们从共同作出决定到上线播出,一共四天的时间。”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他口中的“特别制作”就是从2月17日起,每天在腾讯视频更新《见字如面》特别制作版。节目内容首批选取15封信件,全部与疫情相关,形式上依然采取过去同样的明星读信方式,但录制、拍摄和制作都只能采取“云录制”的方式。“艺术家们克服各种困难在家里开干,自己打灯、自己拍摄,还有的在参加其他义演的间隙克服困难完成录制。”关正文说,“没场景、没灯光、没有专业的录音设备和梳化造型,要是放在平时,不但不尊重艺术家,也不尊重艺术。但这是非常时期,很多艺术家全都第一时间回答说:我愿意!”但节目本身对自己的要求没有止步于此。“一部手机,一个景别,咱又不是网红直播,总得有点专业水准。我们年轻的编导一边选编信件,一边下载大量的图片、视频、音乐素材,建立了配乐读信单曲MV的特别节目样式。”关正文介绍,不能外出拍摄,单曲MV的素材主要靠远程协同和网络采集。节目组把在网络上找到的视频和图片进行分组,并且第一时间联系信件当事人,尽可能多地获得第一手的素材。关正文称,也许疫情过后,再看这些视频会有些粗糙,“但我们希望能够尽最大努力精致化,让我们将来再看也不后悔,争取能够成为这个特定时期的一种特殊的记忆方式。”
节目中出现的15封信也是精挑细选,进行了差异化的编辑。“我们收到最多的就是医护人员的相关家书,如果只从中看到了感动,几期下来观众可能会觉得重复。”关正文表示,从一开始节目就有意规划了不同的主题方向,每个主题都是以普通人的视角展开,“我们希望能尽可能地辐射到抗击疫情的全景,有医护人员写给家人的,也有家人牵挂一线亲人的,有民警、志愿者、快递小哥等各行各业的工作场景,各有侧重、各有感动。”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云综艺对于热点事件反应迅速,播出速度快,节目通过技术手段将分隔各地的嘉宾方和团队制作方通过屏互动的方式实现连接,在遵循科学防疫的规则下尽可能为观众带来真实感以及情感共鸣。电视研究学者何天平向记者表示,云录制需要人员不在场的情况之下完成录制,这会比传统意义上的直播更难,技术就成为了最大的难题,“视频网站做云综艺其实是比电视台要更有经验,比如说像腾讯视频平台长期有远程的、在线的直播的技术的协作,视频网站做云综艺的筹备时间其实是比电视平台会更短些,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经验会更丰富。”科技为创新提供更多可能性
目前,各大卫视也推出了多档采用“云录制”模式制作的综艺节目。湖南卫视率先采用这一方式打造了《嘿!你在干嘛呢?》《天天云时间》等两档节目,运用时下流行的Vlog形式,并通过弹幕与观众实时互动。在《嘿!你在干嘛呢?》中,何炅、李维嘉、杜海涛等“快乐家族”成员拍摄自己的居家日常生活Vlog,视频连线明星嘉宾,分享“宅家”生活建议。节目以第一时间的强大反应能力、新颖的构思创意、平民化的拍摄视角、妙趣横生的生活方式呈现,一台小小的摄像机用自拍的方式串联起整个节目脉络,使得节目成为湖南卫视在短视频和长视频融合、新媒体和传统媒体融合的一次大胆尝试。此外,《天天云时间》结合智趣内容,通过“云分享”“云答题”“云美食”“云公益”“云合唱”等多样化的节目设置,较好地调动了观众的参与感。《声临其境》通过“云录制+云配音”的方式制作了两期特别节目──“声临千万家”,创新性地采用多地连线、异屏连麦,力图带动广大观众共同参与其中,将声音的魅力传播到千家万户。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特殊时期下,《歌手·当打之年》应时而变正式进行了“云录制”,通过芒果TV网络五地连线的台网互动模式,探索、实现了又一全新的节目生产方式。“到了第三期节目时,之前可以从各地飞到湖南演播室的歌手们就没法出门了。为了疫情防控需要,现场观众评审的环节也必须取消。”《歌手·当打之年》总导演洪啸透露,节目组在2月初就决定了采取“云录制”的方式,参演歌手分布于北京、上海、东京、台北、长沙五地,上演了大型在线互动现场。洪啸表示,在“云录制”的有限条件下,节目的视听呈现有一定折损,节目组会尽可能保障乐器等配置的齐全、贴合live演唱的氛围,尽量让这个品牌坚守多年的专业性和竞技性不受影响。
节目中,我们看到《歌手》走到第八年,首次取消了现场大众听审团,取而代之的是采用“500位大众听审定点在线观看演唱并进行投票”的方式,让500位大众听审线上观看歌手竞演并给出评定。此外,首次“云录制”中“AI人像识别处理技术”的运用,曾助力节目组将500位在线大众听审团的录制素材进行了极速的智能拆条和标签化剪辑。5G和AI技术的使用,让节目的“云录制”和“云剪辑”都变成了现实,而该技术的二度运用,也让所需工时尽可能地变短,大幅度提升了视频素材处理效率。
一档综艺节目是需要投入资金和人力的,包括节目形态设计、后期制作等,整体是工业化的生产过程,“电视台长期有应变困难的能力,对于传统大型综艺节目的制作平台来说,基于传统节目的录制经验,云录制并不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应该算是观念和技术水到渠成的一个产物了。”何天平说,“像《歌手》《声临其境》节目做成云综艺也有其施展的空间。与其他节目不同,他们是声音导向的节目,大家可以伴随着节目去听这些声音,去感受这些声音的魅力。”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云录制为综艺打开新大门
疫情期间,视频网站上直播连线和小体量的生活记录类节目焕发生机,优酷的《好好吃饭》《好好运动》系列,爱奇艺的《宅家运动会》《宅家点歌台》《宅家猜猜猜》系列,这些节目无一例外都采用了明星自主拍摄,直播为主的“云综艺”方式。
优酷程阳工作室资深制片人、《好好吃饭》总导演程阳介绍,《好好吃饭》最早更新于2月8日,节目从提出到上线其实只花了48小时,但一开始就决定直播采用做饭的形式,其实是考虑到特殊时期大家的需求。“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我们在家里能做的是什么?那就是我们要认真吃好每一餐饭,睡好每一天的觉,这些虽然是最日常的,但也是我们在现阶段能做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从最简单的事情入手。”程阳说。
与传统大型综艺相比,“云综艺”往往体量小,显得尤为灵活,整体的观看感觉也是更轻盈,往往具有伴随式的收看特点。何天平认为,这些节目往往是直播的形式,现场要将同一个时间段不同空间的人形成线上交流,而其节目更新的速度是比较快的,“通常是日播的节目,甚至可以推出午间档和晚间档,这样可以给大家的日常生活休闲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这也是云综艺带给观众观看体验上的变化。”

天津日报:“云综艺”能否走得更远?

不难看出,云综艺目前还尚有不足,比如题材和表达形式比较单一。何天平说:“如果将来云综艺变成一种常态性的生产机制的话,那一定要在题材上下功夫,而不简简单单是一堆人,在线上连一个线,然后去闲聊,那这个不叫做综艺节目,其实只能说是一个在线的直播视频而已。综艺节目是通过设计的,而不是只通过大家自由发散就能完成的。云综艺未来或将成为综艺生产中的补充性的机制,成为一种创新型的产品走进我们的生活。”
节目制作方式的创新,归根结底是为内容服务。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一川认为,“能否建立一整套优质作品不断供给、可持续的长效创新机制,是‘云录制’保有生命力的关键,防控疫情期间,诸多主题作品快速出现,广泛触达公众,充分发挥了文艺的社会功能。抗疫主题的深挖、呈现和创作还大有提升空间。只有在形式创新的同时,在内容创新上迈出坚定有力的步伐,才能结出更为丰硕的果实,为文艺史、也为时代留下可以时时回看和品味的经典之作。”
(本文刊于2020年3月31日《天津日报》10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信息: